辽宁 > 本网专稿

战“疫”日记:药师职责在我心

来源: 中国日报网
2020-03-09 14:49 
分享

“马背上的药箱驮着昨天,我们的光荣写满万水千山,阳光下的药苑培育未来,我们的理想在这里争芳吐艳,药草园的霞光,实验室的灯火,我们用智慧开拓药源,为了让生活到处是甜美,我们甘愿一生与苦涩结伴,啊…团结勤奋,求实献身(创新),北国的药苑到处是春天,啊…团结勤奋,求实献身,北国的药苑永远是春天”,这是我上大学接触的第一首歌,校歌。

“站在卫生工作的最前线,我们是新医学的技术工作者,我们是新中国救护的先锋。在艰苦的斗争中,学习紧张、朴素、仁慈、谨慎的作风,创造政治坚定、技术优良的干部,为革命工作,为大众服务。我们正是社会的治疗家,使受伤的祖国走向健康,走向新生。同学们努力学习,勇敢前进,建设新医学的责任,担落在我们双肩!” 这是我参加工作后接触的第一首歌,也是校歌。

在歌声中我知道我所就读和工作的两所学校前身都是中央苏区在江西瑞金的中国工农红军军医学校。尽管如此,出生在和平年代的我从没想过我也会作为一名战士冲向战役的前线。

在武汉疫情爆发的初期,看着新闻里日益增长的受感染人数,身为医务人员,内心的煎熬比常人更甚。印象很深,阴历二十九,同往年一样已没有什么病人,但节日的气氛已被新冠病毒掩盖,13:00,15:00,17:00,坐在实验室,时针一分一秒的过去,守着电话,不敢离去,等待着医院或科室的紧急通知。春节期间,手机24小时待命,突击学习新冠病毒感染和感控的相关知识,与国内各医院血药浓度监测老师、本院检验科老师和其他科室进行血样监测老师探讨防护流程,与组员一起将血药浓度监测的流程梳理了一遍又一遍,包括重新布局工作环境、合理摆放可能产生气溶胶的仪器、完善制度、新增流程、培训人员、申请购置生物安全柜、请领防护物资、及时向领导汇报工作中可能出现的风险、与医院各部门沟通协调落实设备……,春节7天,人不在岗,心却在岗。

组里各岗位工作中唯一可能存在感染风险的血药浓度监测工作基本平稳后,伴随着武汉疫情的加重,经与家人商量后,我下定决心交上了申请去疫区的请战书。当时想的是,如果疫区需要药师,那么我愿意第一个冲到前线,实现我作为药师的价值。

实际上,到达疫区,我才了解到,药师在援助武汉的医务人员中的比例是非常小的,但是药师的作用是不可或缺的。我们收治的是重型、危重型患者,对于这类患者,治疗是生死攸关的战场,必须战士足够强大,才有能力击败病毒,将患者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而我们作为药师,做一个比较形象的比喻,就是:战士在战场上打累了,回来说我饿了,需要面包,那药师应该马上递过去一个面包;战士说这把倚天剑不好用了,我想换把屠龙刀,那么药师就应该把屠龙刀的武功秘籍找出来,立刻奉上。这样说起来,好像药师是个哆啦A梦。但其实,蓝胖子在残酷的与病毒的斗争中很可能是个紫瘦子。

先说给我们战士的食物供给,也就是保证我们医护健康的药品。我们是60个人的大队伍,从接到命令,到集结结束,仅有3小时的准备时间。这还是时间往长了说,就我本人来说,仅有半个小时准备行李的时间,所以匆忙中,队员们大多都没有时间充分的准备自己的个人物品。

到达疫区后,又面临着凌晨到达,简单休整一天后就要投入战斗的紧张形势。虽然队员们在领队王振宁书记的带领下都有着坚强的意志、乐观的精神,但是长途跋涉、异地作战、紧张凶险的状况下,仍然会出一些小状况。

我们的医护在战场上都是患者强大的依靠,与病毒厮杀、与死神博弈,但是回到驻地,脱去白色的战袍,也会疲惫,也会脆弱。经常会有队员来找我,要脱敏药、止疼药、胃肠动力药、安眠药、风湿止痛膏药 …….在我面前,我看到的不是强大的战士,而是从战场上厮杀回来疲惫的同志。

有一个队员跟我要脱敏药,说:“初老师,我就不出去取药了。您把药放在我门口吧,我总上班,还是自己注意点对大家比较好。”有的队员跟我说:“初老师,我牙疼的受不了了,要片甲硝唑就行,有吗?”有的队员给我看他们满是防护服下压出伤痕的脸,问我有什么能涂到脸上明天上班就不疼了;有的队员因为对卧床病人的护理,腰肩扭伤,跟我要止疼膏药;还有的女队员跟我说穿戴防护服头皮里湿疹犯了,想把一头长发都剪去……我的小药箱从一个变成了三个,每当这时候,我是多么想念多啦A梦,嗖一下从圆滚滚的肚子里拿出各种药,各种神药,一次见效,永不复发,哪怕变成一个蓝胖子。

再说说给我们战士提供的武功秘籍。这个有点夸张,其实我们每个能上新冠战场的战士早就修炼的十八班武艺,样样精通。我能做的只是给战士们的兵器磨磨亮,打打光,或者再帮战士们找找有没有其他更顺手的兵器。

到达初期,根据武汉协和医院的常用药物,我整理出了临床常用药物的给药方法、不良反应、配伍禁忌等相关事项,方便紧急查阅。有时临床老师在舱内直接连线问药物的特殊注意事项,就可以及时给与解答。

药物临床应用注意事项的excel表不方便临床老师查阅,我根据不同的需求,整理出不同的用药关注点,有针对性的反馈给各位临床老师。对于护理来说,需要整理出患者常用的口服药的服用方式,是饭前吃?是饭后吃?是与食物吃?还是睡前吃?是直接吃?还是温水化了吃?正确的吃法才会使药效得到最大的发挥。

同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已经更新到了第七版,一些以往不常用的中西药被推到了治疗一线。对于临床常用药物、及医生使用过程中存疑的药物,我将每个药整理成一张图片,并标识出临床使用最重要的用药关注点,发到医疗群里,方便医护在繁忙的工作中,快速的抓到最关键的用药信息。

“一如药门深似海”,看着琳琅满目的药品,没有一个是能够打败新冠的,相信所有的医药工作者都有一种挫败感。新药研发?时间太短;疫苗研究?专业太远。我们能做的、想做的就是想从现有的药品中找到可能有用的药物。HCoV-19是新的病毒,但有Sars、Mers等病毒基础研究在前,TMPRSS2、Mpro等病毒作用靶点报道在后,临床药物这么多,总会有据可循,找出蛛丝马迹。队友们在战场上打仗,我就在后方努力找武功秘籍,独孤九剑?九阳神功?越女剑法?易筋经?总有一款医生能用上。

目前我作为主要参加人参与了队友申报的辽宁省关于HCoV-19临床治疗药物的课题,并作为前线药师和药学科研工作者的一员向国家新冠肺炎救治专家组提出了我们认为可行的用药建议;同时最主要的是在与我们的临床专家、药学专家密切配合,寻找更好的药物治疗方案。

作为药师,我们曾在中国药师大会上宣誓:“将凭良知、尊严及专业素养献身药学事业”;在湖北战场上,我们作为药师的代表在努力实现药师的誓言,希望在年老时回首过往,可以无悔的说:“2020年,抗击HCoV-19病毒战场,我,药师,也在其中,且不辱使命!”

作者: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药学部初阳

(中国日报辽宁记者站)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