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 > 本网专稿

“一把手”行动就是无声的命令——辽宁法院“一把手”推动解决“执行难”纪实

作者: 吴勇 来源: 中国日报网
2019-11-21 11:35 
分享

今年以来,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聚焦巩固“基本解决执行难”成果,通过长效机制建设、强化视频调度、开展巩固成果专项行动,等多种方式连续加压鼓劲。明确要求全省法院执行核心指标稳定在全国法院“第一方阵”。

回首来路,坎坷多艰。2018年初,辽宁法院尚有8万余件案件未执结和大量终本案件等待恢复执行,“基本解决执行难”各项指标难以启齿,岂敢奢谈“第一方阵”。彼时,辽宁高院新一任党组直面沉重历史包袱,紧紧依靠党的领导,强化头雁效应,“一把手”牵引推动执行工作逆势而上,扭转被动局面。

“一把手”抓

东南西北中,党领导一切。“一把手”能否让“解决执行难”工作在党委“挂号”直接决定攻坚成败。

2018年初至2019年10月,辽宁高院党组先后11次向省委、省委政法委报告有关“执行难”工作情况,引起省委持续高度重视。

2018年7月,辽宁省委组织召开由党政机关、联动部门、法院等单位参加的全省法院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会议,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陈求发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会后,陈求发带队到辽宁高院专题调研指导。

两年来,辽宁省领导7次批示肯定,省委常委会听取工作汇报,省委成立省综合治理执行难联动机制领导小组,省“两办”下发加快推进失信被执行人信用监督、警示和惩戒机制建设的实施意见……

在省委的高端引领下,全省形成执行工作最强政治保障,得到最高法院主要领导批示肯定,在全国法院推广“辽宁经验”。

对上挂好号,对下布好局。

各级法院院长亲自选拔、逐一过筛子,从各部门大量挑选优秀干警充实执行一线,加快执行指挥中心建设步伐。

辽阳中院打破庭室界限,成立由院领导、中层干部担任组长的执行突击小组,认领执行攻坚任务。

鞍山中院院长每日研判执行指标,指导执行指挥中心以协同执行、交叉执行等方式调动全地区力量,均衡开展执行攻坚。面对个别基层法院落后扯腿局势,2019年6月,鞍山中院党组从两级法院抽调精兵强将,组成临时执行局并内嵌临时党支部,直接接管该院执行工作,一个月内执结积案500余件,当月在基层法院大排名中,从百名之外跃进前五十。

“涉案人数多的执行案件取得了良好效果,涉案群众很满意。”2019年8月底,长期关注“执行难”的全国道德模范郭明义致信最高法院主要领导推介鞍山法院做法。

截至2019年10月底,全省法院执行人员由2018年初的2300余人,陆续增至4000余人,共组建执行团队616个。 2018年以来,投入资金近2.16亿元。

抓住“一把手”

“周焱院长和甘井子法院院长再接谈一次刘某来,省法院执行局长也参加,争取有重大突破。”2019年10月11日晚,一条@大连中院院长周焱的消息从辽宁法院“院长之声”微信群中发出。

这个网上指挥部是2017年底为“基本解决执行难”专门设立的,两年后,省法院仍将该微信群置顶,随时指挥调度全省法院执行工作。

全省法院128个“一把手”,建立了128个执行微信群,一级做给一级看,一级带领一级干。

时针拨回至2018年3月27日,在全省法院“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推进会上,省法院党组向17家中院院长颁发《关于完成基本解决执行难任务军令状》,如到期不能完成任务,将由各中院院长承担第一责任人责任。

军无戏言,一诺千金。

为层层压实责任、传导压力,建立“高院领导包地区、中院领导包基层、基层领导包团队”责任制。省高院院领导分片包保,与年终考核定档挂钩,对完不成任务的承担同样责任。四位执行庭长组成四个巡回督导团队,重点检查落实第三方评估指标情况,精准帮扶工作薄弱法院。纪检监察部门将“基本解决执行难”作为司法巡查和审务督查的重点任务,定期督导检查。

“不怕被举报,就怕被点名。”私下里,院长们也会“吐槽”。2018年下半年以来,省法院以视频连线形式持续调度9次,通报全省法院执行数据,请排名靠前的3家法院介绍经验,让排名靠后的3家作检讨发言。“一把手”们脸红汗流,再也坐不住板凳。

据辽宁高院党组成员、副院长闫振喜介绍,2018年至今,为解决“执行难”,有一位基层法院院长被破例异地提拔中院院长,一位基层法院院长辞官,一个基层法院调整了整个班子成员,全省有36位领导干部被调整岗位。

“一把手”的行动变成无声的命令

2018年4月,辽宁法院执行“风暴战役”打响。历时半年时间,通过“五个一批”的高压震慑,实现了陈年积案清仓起底。接下来,主攻新收案件的“80日攻坚战”、针对特殊主体的“60日突击战”、聚焦长期未结案件的“90日清理积案歼灭战”等战役在辽沈大地轮番打响,各地法院纷纷开展“子夜”“雷霆”等专项行动,堡垒一个接一个被攻破,山头一个又一个被拿下。

2018年国庆节,全省法院集中发起“假日行动”,三级法院院长挂帅出征,近6000干警24小时待命,昼夜不舍,直扑“老赖”。

追入冰冷刺骨的河里,翻跃带铁丝网的院墙,夺过钢筋棍棒……执行干警轻伤不下执行线,重病咬牙挺过去。

短短7天,全省法院执结案件2157件,执行到位金额6.08亿元,拘传986人,拘留479人,查扣车辆51台,腾迁房屋61间。

积案伴着积怨。申请执行人刘某来已上访十年。因与被执行人李某和某餐饮公司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案,多次到最高人民法院等部门上访。因案件涉及多个利益主体,且涉案房产的银行抵押权确定存有争议,双方互有义务,致使房产始终未能腾退。

今年以来,省法院多次与大连中院院长协商,研究解决方案。大连中院院长、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法院院长多次约谈刘某来,分析利弊,讲明厉害。刘某来终于同意履行相关责任,接受法院解决方案。近日,涉案房屋腾退交付,多年信访案件得以化解。

2018年5月,辽宁高院出台院长接谈申请执行人制度,要求各级法院院长随机抽取2016年以来执行案件,推进个案执结,解决共性问题。省法院“一把手”跑遍全省14个地市调研督导,接谈近百位执行案件申请人,了解执行工作态势和当事人满意度。2018年以来,各中级、基层法院院长共接谈申请执行人10474人。

哪里有硬仗,哪里就有“一把手”。

2018年以来,沈阳中院院长坐镇指挥50余名执行干警赴河北,对4家被执行企业实施强制执行取得重大成果;抚顺中院院长研究拍卖涉案企业股票事宜助力高质量发展;朝阳中院院长到执行信访一线帮助解决问题,督导特殊主体案件20余件;丹东中院院长冒雨带队执行;锦州中院院长连续6次督导全市法院开展“猎赖”专项行动;营口法院进入“5+2”“白加黑”战时状态,市中院院长每日带班,各分管院长与基层院院长同步轮值……

战役捷报频传,战法灵活多变。本溪中院在民事执行案件中尝试为律师开具调查令;盘锦中院推出“保全+悬赏+救助”三险联动机制;阜新、铁岭、葫芦岛等中院将辖区关联案件合并执行,中级法院协同办理;铁路、海事、辽河等中院利用电视台、火车站大屏持续曝光“老赖”;锦州凌河法院全体员额法官承办执行案件……

今年以来,辽宁高院着力解决执行难长效机制建设, 1至10月,全省法院共执结案件近26万件,执行工作进入良性循环状态。

“解决执行难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今后要在巩固成果、固化经验上下功夫,努力使解决执行难工作常态化、长效化。”辽宁高院党组成员、执行局长王宏充满自信。

(中国日报辽宁记者站)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