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 > 本网专稿

潘晓川:北京中医药大学被WHO除名不是危机,而是机遇

作者: 吴勇 来源: 中国日报网
2019-11-18 14:03 
分享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

近日,据韩国生物医学媒体《Biomedical review》报道(1),以北京中医药大学为代表的8所中医院校被世界卫生组织(WHO)下设的世界医学院校名录(WDMS)除名。这也是今年年初WHO把以中医为代表的传统医学纳入世卫组织全球医学纲要[2]之后,中医遭遇的最大的危机之一。

其他7所院校包括贵阳中医药大学、黑龙江中医药大学、辽宁中医药大学、上海中医药大学、山西中医药大学、天津中医药大学、云南中医药大学等。

世界医学院校名录(WDMS)是世界医学院校名录由世界医学教育联合会(WFME)和国际医学教育和研究基金会(FAIMER)共同编撰,致力于列出世界上所有的医学院,并为每所学校提供最新信息。官网介绍显示,世界医学院校名录将“医学院”定义为提供完整教学计划以达到基本医学资格的教育机构。世界医学院校名录是世界卫生组织(WHO)的世界目录之一,具有一定权威性。

专家介绍,被世界医学院校名录(WDMS)除名,意味着意味着中医不再是现代医学的一部分,中医院校毕业生不再有资格在海外考取西医医师执照。

加拿大知名中医潘晓川接受中国日报采访表示:被除名事件,一石激起千层浪,幸灾乐祸者有之,痛心疾首者有之。这个事件应当刨除个人感情,理智看待。

潘晓川早年毕业于黑龙江中医学院,后赴加拿大执业数十年,在传统中医领域造诣颇深,著述包括《图说经典中医(英文版)》《针灵》《药精》《天道易经》。(3)

(图为潘晓川在哈佛大学讲座 记者俞国梁/摄影)

潘晓川一直主张中医应当恢复传统,摒弃西医的影响,回归到中医的本质上来。

以下是潘晓川先生对除名事件做出的回应:

第一、世界医学院校名录(WDMS)界定的是现代医学,也就是西医。传统医学不算在内。那中医是传统医学,还是现代医学?这个问题,在我们自己的翻译中非常明确:TCM,传统中医学。如果我们要求中医在这个名录当中,那印度医学是否也要纳入名录?

第二、国内中医毕业生,可以直接考西医执照么?反过来说,西医院校毕业生,可以直接考中医执照么?

第三、海外西医毕业生,有资格直接考中国中医执照么?目前状况是,即使海外中医毕业生,都不能考国内西医执照。

第四、既然国内中医毕业生都不能直接考西医执照,那目前中医院校被世界医学院校名录出名,有什么不合理么?

第五、有人提出屠呦呦先生都获诺奖了,中医怎么就不算现代医学?实际上诺奖委员会成员汉斯(Hans Frossberg)说:“我们不是把本届诺奖颁给了中医,而是把奖颁给被中医启发而创造出新药的研究者”。(4)

综上所述,此次事件虽然让中医人不爽,但是并无不合理之处。我们自己如何定义中医,是传统医学,还是现代医学?

如果是传统医学,那试图把中医现代化成西医的路,是否还要继续走下去么?中医毕业生进行西医的规培,是否还要继续下去?中医界要不要抗争,中医毕业生可以考取西医执照?

潘晓川介绍,目前在美国和加拿大,中医和西医,本身就属于两个不同的机构管理,二者分别有各自的工会和医疗范围,是完全平行的两个领域,没有任何交叉。中医有独立的立法进行规范和管理,如果中医医生出现医疗事故,则由专门的中医专家进行评判,西医不会对此进行任何干涉。中、西医各走各的路。

“如果一定要将中西医掺杂在一起,那中医永远都处于劣势。只有明确中医自身的传统医学地位,才能真正成为平行于西医的另一个医学体系,而不是现代医学的附庸。”潘晓川说。

中医现代化,不是用西医改造中医,更不是让中医附庸西医。而是从人类最先进的认识重新发现中医。中医亡,亡于思想。无论中医还是西医,指导理论都是其核心。如果中医改造成以西医理论为核心,那中医必然失去其存在的意义。

一切发展,都必须在中医的理论框架下进行,否则就不是中医之路。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越是经典的,就越是现代的。

潘晓川建议,中医界应当借这个机会彻底抛弃充当西医寄生虫的迷梦,站起来另立炉灶,建立自己的话语体系。中医院校应该把精力放在培养真正的中医上,建立独立的医师执照制度,建立中医自己的疗效评判体系,中医自己的药监机构以及中医独立的立法。

中国历史上受到的每一次冲击,都变成了让我们更加强大的力量。2013年,日本垄断稀土技术专利,而今天,中国的稀土技术睥睨世界,专利数量世界第一;2018年,美国制裁中兴,而今天,华为挺身而出,不仅拥有独立研发和生产芯片的能力,更有自己的操作系统,5G技术领先全球。中国在任何领域,都从不惧怕他国的挑战和孤立。中国有底蕴,有能力自成一派。

除名事件,是一个敲醒中医寄生美梦的警钟,不是危机,而是机遇。

[2]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12766388163132810&wfr=spider&for=pc

[3] 著作:《图说经典中医(英文版)》2013年;《针灵》2014年;《药精》2014年;《天道易经》2016年。

[4]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4728866/#!po=3.57143

(中国日报辽宁记者站)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